您的位置:主页 > 要闻资讯 >2015改变元年:一个不同的选择才能不再回到过去 >

2015改变元年:一个不同的选择才能不再回到过去

2020-01-172020-01-17要闻资讯要闻资讯

政治论述的移转

因为去年国民党企图强行通过服贸条例,所引发的学运以及政治参与风潮,导致民气在去年年底爆发,国民党大败,民进党与无党的柯文哲大胜。这样的风潮延续到之后对柯文哲的一举一动的报导热潮,活脱把柯文哲变成几年前的蛋塔。

2015改变元年:一个不同的选择才能不再回到过去

这样的现象除了反映人心渴望变化,以及对跳脱原先政治窠臼之素人参政的期待之外,当然也反映了一种偶像心态。而柯文哲刚走马上任就立刻对国民党时期的种种流弊提出改变或针贬,也符合了选民求变化的想望:藉由其对台北市国民党时代众多都市发展案的质疑与资料公开,以及对台北市政府公务员习性的矫治,我们可以看见光在一个台北市,国民党就有这幺大,利益以百亿计的一个财团/公务员/地方派系利益共生结构。更遑论在全国这个结构有多庞大。

但是正如笔者在前文「小心陈水扁陷阱与旧世纪思维」中所提及,其实当年的陈水扁市长、陈水扁总统,甚至之后的谢长廷与蔡英文的许多作为与言论,也都给许多人一种「非典型政治人物」的感觉,也因此吸引了很多非传统的支持者。而看着这几年来的变化,也许我们可以说,台湾的政治论述重点,正由蓝统绿独争议,渐渐地移转至面对台湾各种问题及挑战的态度之差异:我们要如何面对这些问题与挑战?要Copy&Paste或是ParadigmShift?。

Copy&PasteorParadigmShift?

台湾的未来仍然充满了太多挑战:在内部,我们要面对人口高龄少子化、贫富差距急遽加大、薪资被刻意压低、产业懒得升级、教育不但无法提供业界与学界需求的人才,甚至也无法让学生逃出不断补习的恶梦、环境汙染、水源短缺、财团国营事业公务员一个个成为社会政治经济财政改革革新阻力壁垒;而对外,中国拼命将内部问题压力转移至对国外的资源抢夺,以及民族主义攻势,并且拼命打压台湾国际地位。甚至如果2016年不是中国在台湾的代理人赢得总统选举的话,我们可以合理预计中华民国可能将失去现有绝大部分的邦交国,以对台湾当政者施加压力。

面对这样的困境,国民党的作法是企图继续複製「过去的成功统治经验」,也就是一般我们在办公室里常提到的copy&paste:对内紧抓住财团的金脉与公务员、地方派系与特殊族群的票脉,同时以炒地皮来累积党产;对外则由紧抱美国大腿,改为紧抱中国大腿,同时配合中国统治阶级与中台财团,继续剥削台湾资源,并从中抽取佣金。也因此我们不该质疑国民党十二年国教施行不彰,因为其原本就不想搞教改,而只要把教改做烂做臭掉,支持回到当年「公平」的联考制度的声音就会高涨。咦,不就是联考很烂无法应付二十一世纪的职场,才要教改吗?各位可能都忘了当年联考时,每年都有好几个学生因为压力自杀的新闻。总之,国民党对外的答案只有一个:一切看中国,而对内的政见则是一切看过去:你看当年蒋经国政府多好啊,经济蒸蒸日上,社会一片祥和,跟之前的那群蓝色艺人与知识分子一样的论调。当然他们决不会告诉你当时敢冲突质疑权威者杀无赦,大力培植财团,顺便把台湾的环境与劳工权利全卖掉,让我们到现在还在擦当年的屁股。当马英九喊着要改革的时候,他心中想着只有重建过去的统治体系。你以为他活在2015年,但是他心裏只有1965年。对于以上的每一个问题,国民党既没意愿也无力解决,因为它往往就是问题本身,或是问题的获利者。

而只有选择一个与国民党不同的选择,才有可能逃脱这样不断回到过去,无法解决问题的循环。也就是因此,民进党与台联,以及新成立的许多政治组织更加凸显出其价值。因为「共产国民党联合」是一个以吸取统治地区人民利益为宗旨的利益共享集团,因此期待其改变不如把他们砍掉重练较快。只有选择民进党与其友党,才有ParadigmShift典範转移,让台湾创出新局的可能性。

这样的变化不是一蹴可及,正如民进党与其友党中的人物与支持者,甚至于现在许多檯面上的风潮人物也不见得就完全是这些改变的支持者与代言人:柯文哲对宋楚瑜的欣赏,其实不就来自于老一辈对宋「会做事」的传统印象吗?但是他却没正视宋是扼杀台湾母语,以及毁灭国内最早文创产业(对,就是布袋戏与歌仔戏)的急先锋,在当年的陈文成事件中他也扮演积极打压外国媒体的脚色;而柯对华人被殖民地区较先进的观感,其实也是老一辈常有的说法:中国人固然会大声反驳那是讨好殖民者的说法,但是新加坡恰好也是他们最喜欢移民的地方之一。说一套做一套正是中国文化里最令人诟病的一点。但是期待某个神人来改变一切本就不切实际。我们都是人,不是神。

这是最黑暗的时代,也是最光明的时代;当日韩中港的人民都对未来失去信心,臣服于1%统治99%的现实之际,我们在台湾却有巨大的民气与活力可用。一切改变,都该由我们自身做起。我们都是蔡英文,我们都是柯文哲,我们也都是参加学运的学生与人民,不管是在立法院中积极负责组织运作与对国内外联络的,或是在镜头外与暗处负责维持秩序并协调物资的那些低调无名英雄。而且我们不只是他们而已,我们会不断变得更好,超越自己,也同时逼着政经学领袖与公众人物跟我们一起变得更好。不是这些「领袖」带领我们,而是我们选择他们成为带动改变的工具。让我们把2015年当成启动改变的元年,透过选举、透过讨论、透过冲撞、争论与协调、透过更多的政治与公民事务的参与、打破那息事宁人苟且得过且过的假象,改变社会的每一个层面,抛弃旧有的包袱,重新创造一个崭新的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