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信息化 >【评论】以善胜恶:可怕的「虚假的信仰」 >

【评论】以善胜恶:可怕的「虚假的信仰」

2020-01-312020-01-31信息化信息化

【评论】以善胜恶:可怕的「虚假的信仰」

自河北省承德「自选自圣」主教事件发生后,中国大陆以至境外的天主教徒都莫不感到困惑和痛心,同时思索到底出了甚幺问题。以下是一位大陆「地下」教友的反省文章:

 

比虚假的信仰自由更可怕的是「虚假的信仰」

──从承德非法祝圣反思教会问题

在二零零六年的三次「非法祝圣」后,就有预感它还会再次上演,等来的却是在河北承德的「闹剧」。这会是最后一次吗?我看未必!在全国最多教友聚集的河北省都会发生,其他教友比较少的省份和地区难道不会上演?其他省份承载的压力难道能大过河北省?而东西南北几大区块都有自选出来等候认可的情形,到时候各地主教若陆续上演闹剧,罗马如何面对?

所以如何避免非法祝圣重现,应该是一个课题!山人神父反省当前局势,指出「虚假的信仰自由」,我则换个不同的角度,反省天主教在中国的自身现状:不愿意为主做证的信仰——「虚假的信仰」。

简单的解释信仰,就是指对圣贤的主张、主义、或对神的信服和尊崇,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準则。

反观参加承德闹剧的八位主教都是圣座认可的,也就是韩德力神父所颂扬的「今日的利玛窦,中国的先知」,但他们的行为準则却不但没有遵从耶稣基督教导的方式,也没有利玛窦的智慧,更不配先知的称号:不仅参加并乖乖的覆手,且还有个很不错的藉口——被迫!

不论是否被迫做出有违教会共融的行为,以违背信仰核心原则做为表达信仰的方式,不难看出这些主教虚假信仰的本质!和教宗强调的:「主教不是纯粹的当权者或官僚,他被召唤做强健、果断、公道及祥和的人」相比,他们的行为差之千里!他们根本不配佩戴那「信德的证物」——戒指,因为他们并没有以纯洁的信德,毫无瑕疵地保护天主的净配圣教会。

在若瑟.拉辛格(教宗本笃十六世)着的《纳匝肋人耶稣》的序言〈初探耶稣的奥秘〉里,教宗指出:「先知的任务不是为了告诉人明天或后天会发生甚幺事,以满足人对未来的好奇心和安全感;先知的存在是为了向我们显示天主的面容,指引我们该走的路。」若韩神父所颂扬的这些中国先知,一再用行动指引我们该走的路是一条「自选自圣」的路,那幺问题真的很严重!这条路真的能迎来天国?

被迫的论调一再使用,但这并不是负责任的说法,似乎更像是原祖在背命之时回答天主的话:是女人;是蛇,唯独没有说是自己错了!

山人神父说:「强迫人的良心,不尊重个人意愿的社会,如果一再表示自己严格奉行并保护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执行,是否是可信的?」。暂不看他提的问题,但他的论点:「强迫人的良心」,我很震惊!良心真的能被强迫?我们一般都认为:可以强迫人的自由,还从来没有听到可以强迫人的良心的。

祇要施行圣事者缺乏应有的意向,则祝圣礼是「一种虚有其表的覆手礼」,也就是「无效」的圣事,祇要事后给圣座讲明白就是了。强迫人的良心的论点难道是外力可以强加给这八位主教要有「应有的意向」?不,有没有意向是自己的选择,科技的发达还没有到可以强迫人的良心的境况!

虽然这八位主教都是圣座认可的,但反观他们的身分,哪位不具有爱国会血统?不是主席或者主任,就是副主席或副主任的!说是强迫,我看未必(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自己就是爱国会成员,自己反对自己?若非法祝圣再度上演,祇能证明任命身在爱国会的人士为主教本身就是错误!

安树新看到了其他主教的表样,加入了爱国会。而封新卯参加了徐州的「闹剧」,结果安然无恙。此次事件发生,不难看出也有主教有看样学样的倾向,以为法不责众!

不论是哪种解释,都让我们看到了主教也是人,也有虚假信仰的一面。更是提醒我们要每天反思自己的思、言、行为是否符合天主教信仰。

记得曾经有研究结论说:大陆地下教会的存在促使了地上的主教寻求罗马的认可!但现状却是此消彼长:地上的、身在爱国会的一再任命获为主教,但却一再上演非法祝圣;地下的不任命主教,导致了地下教会混乱。让广大教友找不到正确信仰方向!真理得不到宣扬能迎来宗教信仰自由?上述诸多方面为中国教会的複杂性和长期性埋下了伏笔。

────────

撰文:以善胜恶。作者「以善胜恶」是地下教会团体的教友,素来关注天主教网站上的文章及讨论,就信仰和教会的发展发表意见。

图片说明:未经教宗批准的承德主教祝圣礼于平泉县天主堂举行。

相关新闻:

观察家认为中国当局不该迫使主教祝圣

山人神父:虚假的信仰自由──对承德非法祝圣事件的反思

承德非法主教郭金才在严密保安下晋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