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中评社社评操作南海钓岛议题国际化 当心失控 >

中评社社评操作南海钓岛议题国际化 当心失控

2019-12-032019-12-03产品中心产品中心

中评社16日社评摘要如下:

  台湾陆委会7月12日公开表示,“钓鱼台列屿及南海问题是国际议题,若定位成两岸议题,显得太狭隘”。由陆委会委託台湾政治大学与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办的南海政策研讨会继而于7月13日在华府登场,亲马政府学者在会中大力鼓吹,台湾应在夏威夷与华府举办研讨会,争取更大的话语权。 

  在钓鱼台与南海议题逐渐升温之际,马政府策略逐渐浮上檯面,第一是不与大陆合作;第二是将领土争端视为国际议题。由大陆主办的“第十届海峡两岸南海问题学术研讨会”7月11日才在海南岛落幕,陆委会委託美国智库举办的南海政策研讨会7月13日随即于华府登场;上述两项活动都有台湾学者受邀参与,挥枪舞剑打对台的意味甚浓,陆委会大动作到华府开论坛具有强烈的国际宣传目的。 

  马政府在南海与钓鱼台议题不与大陆合作、视为国际议题,仔细爬梳可分为两个不同层次,不与大陆合作有解释为不选边站的空间。后者则因美日同盟积极拉拢越南、菲律宾等事主,形成一个对中国有强烈针对性的大阵营;华府出现争取台湾支持东盟的南海行为準则的声音,隐含着要求台湾加入美日与东盟阵营的用意。台湾若投向以美国为首的南海、钓岛阵营,摆明就是要与大陆撕破脸。 
 
  因此,布鲁金斯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李侃如在华府出席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研讨会时才会提到,“美国应会乐见台湾支持东协模式来处理南海争议,并且和中国大陆合作以共同推展东协模式。但是如果这样做会使两岸关係恶化,就不是美国希望见到的,所以美国对于台湾在南海问题上採取的立场,有着两难的局面。” 

  李侃如提到的问题是美国的难处,其实也是台湾马政府的问题。南海、钓岛议题突然升温,与其说是考验台湾处理领土争端能力,不如说是对马英九两岸危机处理的测试。说白了,台湾实力不足以因应南海、钓岛变局,夹在大国之间,边缘化是必然的;但这些争端却导致马政府必须摊牌表态,让台湾陷入两难。 

  若从中华民国宪法“一国两区”意旨,两岸主张的领土是重叠的,既然有一致的捍卫目标,理应联手对抗意图染指中华民族领土的国家;再不然,把头埋在沙堆里,眼不见为净,也是一着棋。马政府避开大陆,将南海、钓岛议题国际化,难道是要寻求与意图侵略中华民族领土的国家合作对抗大陆?这种逻辑实在让人看不懂。最简单的比方,就好像兄弟在外跟别人打架,再怎幺样,胳膊岂有往外弯的道理? 

  还是,马政府现在打的如意算盘是,反正大陆不会坐视钓鱼台、南海的太平岛被日本、越南拿走,台湾加入美、日、东盟阵营不会有损失?这是投机的怪招。 

  以最近国际局势来看,欧元区出事拖累全球,蝴蝶效应所及各国都为经济衰退所苦,领导人们都被经济议题搞得焦头烂额,忙得不得了。除非美国企图藉此事端为重返亚洲铺路,理应没人想在这节骨眼打仗,更何况是已经纠缠了数十年的陈年老案。所以,有不少观察家预测,这次的南海、钓岛争端,吵吵闹闹之后,总是要想个法子解决,开战的可能性不高。 

  再转回到两岸关係来看,南海、钓鱼台问题或许可在不久的将来暂时和平收场,但台湾若在领土问题採取挑战两岸互信举措,即使争端落幕,还是会留下后遗症,这是最令我们忧心的。尤其是,过程中涉及选边时,台湾拒绝与拥有共同领土的大陆站在一起,若最后是大剌剌靠到对方阵营,那种基于民族情感受到伤害,对两岸关係发展产生的撞击力道难以想像,难怪美国学者也会忧心忡忡。 

  两岸最近因“台北会谈”卡住,江陈八会、投资保障协议全部卡住,苗头有些不对。马政府卖力在南海、钓鱼台议题拚国际能见度,一旦情势没控制好,火烧上来,就等于是“两国论”上身,变成是马英九在帮民进党打工,相关决策的主事者难道是抱定要牺牲两岸政策来加入南海、钓鱼赛局?要当心争得面子,失了里子!